您当前的位置:

宜兴吴氏家族和紫砂文化(四) 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 10:24:11

宜兴吴氏家族和紫砂文化的兴起发展()

 

吴家子弟直接参与紫砂文化

 

明末清初的社会动荡,给各方面造成了极大的影响,特别是对文人学士的影响是刻骨铭心的。而地处江南的宜兴,在这场历史性的转折中,所受到的冲击又是非常特殊的。明末的宜兴是人才济济之地,世居宜兴的周延儒,在朝中权倾天下,最后一族被株,其姻亲状元陈于泰(宜兴高塍人)一家也受牵连。一代名将卢象升(宜兴张渚人)冤死疆场,宜兴万民同悲。特别是南明小朝廷南逃时,宜兴许多忠贞之士追随而去,其中就有被拜为宰相的吴炳、堵允锡、吴贞毓等。这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大事件都和小小的宜兴挂上了关系,再加上一帮赋闲在家的遗老,对宜兴文人的打击和影响是非同小可的

 

这里的吴炳和吴贞毓,就是宜兴吴家的子孙。据清光绪八年(1882)《重刊宜兴县旧志》里记载,吴炳是吴仕的嫡系曾孙,万历四十七年(公元1619年)中进士后,任湖北武昌府蒲圻县知县、江西提学副使,工部都水司主事、福州知府。崇祯皇帝自缢之后,吴炳被授为兵部右侍郎,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(宰相)。永明王命吴炳护送王太子到湖南城步,为清兵所俘。被俘后坚贞不屈,清顺治五年,连续绝食7天而亡。吴炳为官清廉、忠贞,不仅是明朝的一代忠良,而且是明末著名的戏曲作家。而吴贞毓则是吴炳的族侄,是吴仕堂兄吴俨的后人,两人先后殉难,入清后宜兴人在其故宅后门,建起了二忠节祠,算是两人魂归之处。

 

受此影响,吴家家道中落,城中宅院一时鬻于朱家,吴洪化也在龙池山皈依佛门后不久,撒手西去。由吴仕读书颐山而引发的吴家近一百五十年的紫砂情缘,到此似乎接近尾声。然而,吴家的喜好闲云野鹤、广交朋友的文雅之风,毕竟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,吴洪化的儿子和孙子,并没有忘记家传。特别是到康熙年间,吴家又出了一位直接家传的奇材,他就是清代著名文人、赋学名家吴梅鼎。

 

清嘉庆《宜兴县旧志》(卷八·文苑101页)里记载:吴梅鼎,一名雯,字天篆,郧襄兵备道正己之孙,示弱冠而孤,事祖母及母,孝养备至,工诗词、善书法,精画山水翎毛,与兄天石并称一时,著有《醉墨山房赋稿》、《醉墨山房词稿》行世。吴梅鼎一生不在功名,也好结交各路朋友,当时的文人周容、紫砂传人许文龙等都有交往(11)。顺治末康熙初,年轻的吴梅鼎充分发挥他的赋学天赋和天才般的想象力,写下了传世名作《阳羡磁壶赋》(也叫《阳羡茗壶赋》),成为讴歌宜兴紫砂、记述宜兴紫砂文化的重要著作。

 

在其前言中说:余从祖拳石公(指吴仕)读书南山,携一童子名供春,见土人以泥为缶,即澄其泥为壶,极古秀可爱,世所谓供春壶是也。”“先子以蕃公嗜之,所藏颇夥,乃以甲乙兵燹,尽归瓦砾,精者不坚,良足叹也。这里的甲乙兵燹,实际是暗指甲申的明清之交,即顺治元年。吴家苦心经营百多年的朱萼堂毁于一旦,不能不让人深深叹惜。

 

吴梅鼎又说:有客过阳羡,询壶之所自来因,溯其源流,状其体制,胪其名目,并使后之为之者考而师之。是为赋。这里的,实际上就是指的清初著名散文家周容。清嘉庆《宜兴县旧志》(卷八·隐逸42页)载:周容,字鄮山,鄞人,顺治甲午寓邑中,著《宜兴瓷壶记》。周容是明末清初宁波才子,负才名,有侠气。世说他画胜于文,诗胜于画,书胜于诗,成为清初一著名书家。他曾受知于御史戴殿臣,戴为海盗所掠,他以身为质,代其受刑梏,致使一足跛,时人多有赞誉。明亡后,周容出家为僧,但后来又因母亲尚在,需尽孝道,而还俗。康熙时有臣荐其入京,以死坚辞。后周游四海,广交前朝遗民。到宜兴来,应该说是情理之中的事。在《宜兴瓷壶记》里有言:甲午春,余寓阳羡,主人致工于园,见且悉。甲午就是顺治十一年(1654),寓阳羡时住在荆园,接待周的就是吴梅鼎,而所见那位工匠就是时大彬的再传弟子许文龙

 

综上所述,宜兴吴家从十六世纪(1500年)初的吴纶,到十八世纪(1700年)初的吴梅鼎,一直和宜兴紫砂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,因为对茶的喜好,引发了家僮学艺,无意之中就介入了宜兴紫砂的制作,并凭借自己和吴地文人相交深厚的优势,为宜兴紫砂的早期发展和推广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,其后人则有多人参与紫砂的收藏和传播,特别是开尊设馆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为紫砂艺人创办工作室,客观上推动了紫砂造型艺术的进步,他们家和诸多江南名士的世代联系,也为紫砂在文人中间的流传发挥了非常独特的作用,更重要的是,吴氏后人自己和朋友,直接用文字描绘或记录了当时的紫砂作品、制作过程、工艺改进等方面的实际情形,为今天我们深入研究和继续发扬这一传统工艺,留下了丰富而宝贵的文化财富。 

red

Copyright yxdaszg.cn ,All Ringhts Reserved ICP 证号:苏ICP备20007161号-1

宜兴市档案史志馆版权所有 电话:0510-87986563